Recent Posts
Featured Posts

賀爾(Andrew Hall)接掌香港隊帥印


[2019年5月29日,香港]: 前蘇格蘭國腳賀爾(Andrew Hall)於2012年加入香港隊教練團,現在正式從利鍾斯(Leigh Jones)手上接管香港隊。

39歲的賀爾曾於利鍾斯獲日本隊聘任為「2015年世界盃」教練團一員時擔當港隊代任教頭 (2014年至2015年) ,後者在2016年回歸港隊並擔任主帥直至上年的「世界盃次輪外圍賽」,賀爾當時是利氏的副手兼香港欖球總會(欖總)「精英欖球訓練計劃」的主管。

賀爾在球員時代曾效力Glasgow Warriors、Newport Gwent Dragons 和蘇格蘭國家隊,之後在 2010年來港成為本地超級聯賽球會 – 香港木球會主教練,現時他也是香港大學沙灣隊(沙灣隊)的教頭。他在2014 年及 2015年間帶領港隊參加了10場國際賽。

賀爾很高興再次執掌港隊帥印並說: 「能夠接手如日方中的港隊是一項榮譽,當然成績與壓力掛鉤,但我有點不同和想法正面,亦喜歡教練工作和為挑戰作好準備。」

「我的執教方式在利鍾斯的薰陶下與我當初帶領港隊時變化很大,尤其是他從日本回來後對我的影響更深。我現在的角色偏向廣納不同教練方法和思維。」

香港隊雖然失落了晉身「2019年世界盃」決賽週但同時也擴闊了視野,除著備戰2023年賽事的工作如火如荼,這也是教練團作出更替的好時機,利氏將在欖總的教練架構中擔任更多行政和導師工作,而賀爾則正式成為港隊主教練。

賀氏續說: 「今年是我們過渡性一年,部份球員在次輪外圍賽後退役。港隊的重建工作顯而易見和爭勝心更強。我們已鎖定『亞洲欖球錦標賽』和11月的國際賽,我期望取得成功。」

「世界盃」外圍賽是港隊的重中之重,港隊正以2019年的成績作為未來指標。

賀爾表示: 「次輪外圍賽對加拿大和從 Global Rapid Rugby獲取的經驗證明了我們與能高水平對手周旋到底,目前這些挑戰仍有待我們去克服。」「我們分析這些經驗後對訓練模式作出了調整。」

賀爾師承利氏之餘,他的人事管理方式亦因應時代轉變而有所不同,他解釋道: 「因為年齡關係利鐘斯仿似一位父親。他也仿如一位校長,而我就像兄長或值日老師,這或許與我的個性有關,所以我相信會有新火花出現。」

「新轉變也是好事。我們仍然要求高,但取得成果的方式會不一樣。」

利鐘斯將擔任總經理(高水平欖球)一職,角色主要是統領急速發展的港隊和教練團,他相信賀爾能勝任港帥之位並說: 「我看著他從8、9年前的一名新手,成長為今日獨當一面的教練。這些年來他不斷學習和進步,加上他主理『精英欖球訓練計劃』時表現出卓越的領導才能和為一眾全職球員提供高質訓練。」

「他的教練和領導才能將受到正式考驗,他有信心他能做好港隊主帥的工作。」「我很滿意港隊今天的成就包括成績和培育出如賀爾般的教練。我也是時候退位讓賢,讓新一代帶領香港取得更大成就。」

「我有信心賀爾及其教練團能勝任。我雖然退居幕後,但仍心繫港隊並會在需要時出謀獻策。現在是讓賀爾獨立面對的時刻,我相信他具有排除萬難的能力。」

賀爾招攬了富衛華南虎的教頭夏文 (Craig Hammond)加入港隊教練團,與另外三位超級聯賽球隊教練包括鶴京(Sam Hocking) [防守] 、史尼當(Scott Sneddon) [後衛]和韋京臣(Brett Wilkinson) [鬥牛]各司其職。賀氏期望團隊繼往開來,並在利鍾斯之前建立的基礎上更進一步。

賀爾道: 「未來6星期對我們3年一循環的『世界盃外圍賽』至為關鍵,我們以晉身決賽週為目標並且已展開相關工作。」

「港隊目前需要在訓練和實戰中挑戰自己和更強對手。我們現時的成長期較慢,這亦是職業球員要面對的現實。」「你可能有3至5星期沒有上陣機會,但要保持力求上進的心態。這是不能避免的現實,身為職業球員亦要敬業樂業,因為選擇成為全職運動員向來並不容易。」

資料及相片來源 : Elite Step Asia Limited / Hong Kong Rugby Union

Follow Us
Search By Tags
Archive
  • Facebook Basic Square
  • Twitter Basic Square
  • Google+ Basic Square

© 2018 by Gozar Images, Established in Hong Kong